使用者名稱
使用者電郵
密碼
確認密碼
年齡
性別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想收到的資訊
  • 時事
  • 投資
  • 生活
喜歡的資訊
  • 編輯推介
  • 時事新聞
  • 博客
  • 投資
  • 趣味影片
  • 生活
教育水平
  • 小學
  • 中學
  • 大學
  • 碩士
  • 博士
常用的社交媒體
  • Facebook
  • 微博
  • WeChat
  • Whatsapp
  • Twitter
  • Line
  • Instagram
確認

我們會發送內含重設密碼連結的通知信給您

確認

生活

創新宜順勢

2020.10.25 10:00 生活 曹宏威

撇開學問研究不講,我對「數多酷」的興趣分為“耍玩”和“撰築”兩個都份。我相信一般數粉只有前者一面,也即是說,善歡解題;對於後者,就是設題,不是說有就有,它包含了要有學識,和要有功課。

實是論事,功課即產品,也就是遊戲。放眼一看,以eyeball在香港彈丸之地來搜覓,無論火頭和據地,有目可睹的數多酷遊戲,如果不是做“拙”作品就是南早的照單引入外源出品。故此,除非被指明是出錯了,否則我便自稱自秤:「我才是一位“均勻進修、的雙向數多酷興趣客”!(“客”總比“粉”生動一些吧)。

有了這程度的業性,我不能不對全球“數(多酷)活(活動活力吧)”的萌牙潛勢,盡量採取的貼身跟進。這是“知彼知己,有助鞭策自己不落伍”應有的做學問的態度。

我這欄是寫自己對「數多酷」的所知所想,而不是遊戲的雜作本子,所以凡過我目、入我腦、我認許、覺得對“數粉”有收益的見聞,往往記上一筆。不過,要補充一句,能記的都還是經過選取的結果,有的看不上眼,或看漏了眼的,自然就未入收篇。

即使這樣,這欄拉拉雜雜,已過282篇,是:282個星期天,五年有多了。

今年疫年,鬧烘烘的活動走向偃旗息鼓,顯見介紹外地出現的章幅多了,回顧前一篇(201011-Sudoku混PI帳),看到遊戲的撰解名家竟可以用“單行八角形、加中心一字,把圓周率十多位數字的3.1415…完全毫不易位地排開去,砌成一個可解的怪遊戲”。

若是真的,太多巧合!了不得!圓周率的點後位是有序的,而且,重字出現的規律和格式都不能任意扭調,因此,這迷惑的巧妙作品馬上捕捉住我這個撰築遊戲老手的神經,誤以為有世紀大發現!

誰知它基本上是在經典的九方數多酷、三個遊戲規則上,只加一個特例的西洋象棋的“對角不能相容的規則”。真可惜!馬上像冷水一盆倒頭淋下,使我意興立刻降溫,也就毫無保留地反映在該文的標題上。

其實,原創的Sudoku不是沒有這類型的品種,比如“大交叉數獨”,就是這樣一種貨色。本社授銜的八位頂尖大師人物中,曾鈺成大師就是最善長拆解大交叉九方數多酷的一位。然而,那題“Sudoku混PI帳”的新加規限卻非以 “九”行塊為單位編例的,顯見凌亂。

把兩種遊戲規則夾成一個新的玩意我有出賣,那是把“氹波拉”和“數多酷”縛成一起,使遊戲可以更有娛樂性在集會上熱玩。上次我是專為嘉年華活動設計了一個,結果倒頗得人喜愛。不過,上篇我介紹的卻是大交叉之外,任何對角格,都可用國際象棋的king's move(帝皇行蹤)把它規限下來。因為橫直均是同行,在原來數獨的規則已有明言同行不能重覆,所以加上king's move所添加進來的規限就只留下“斜角受限”,那正是大交叉同理的邏輯卻發生在全個遊戲盤上。我嫌它太泛,舉步唯艱,有如步步俱“行不得也哥哥”,只好作異類算,未有準備把它加進原本已豐盛十足的九方數多酷的玩耍天地裡面。

有人以為多了一種限制就使遊戲困難了,我認為不見得,甚麽都要看“全局佈陣”才可以點評深淺。

原圖:作者提供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