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名稱
使用者電郵
密碼
確認密碼
年齡
性別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想收到的資訊
  • 時事
  • 投資
  • 生活
喜歡的資訊
  • 編輯推介
  • 時事新聞
  • 博客
  • 投資
  • 趣味影片
  • 生活
教育水平
  • 小學
  • 中學
  • 大學
  • 碩士
  • 博士
常用的社交媒體
  • Facebook
  • 微博
  • WeChat
  • Whatsapp
  • Twitter
  • Line
  • Instagram
確認

我們會發送內含重設密碼連結的通知信給您

確認

博客

初選只為攬炒 投票淪為播毒

2020.07.22 11:00 博客 歐陽春

香港疫情愈演愈烈,十九日確診個案首次「破百」,創下疫情爆發以來單日最多紀錄;此前一日,累計確診個案超過十七年前沙士個案的總和,這是一個可怕的分水嶺。這些迹象顯示,香港進入疫情失控的最危險時刻。

一個月前,香港疫情基本上受控,粵港澳三地互認健康碼工作緊鑼密鼓,解封通關彷彿就在眼前,人們期待着過上正常生活,心情放鬆下來,商業活動也強勁復甦。不料,踏入七月後情況直轉直下,市民臉上再次陰雲籠罩。

答案一字咁明,又是反對派靠害!

為什麼一度是抗疫優待生的香港爆發了第三波?為什麼現在病毒蔓延得這麼快,全港十八區無不幸免?答案一字咁明,又是反對派靠害!

七月份發生了兩件影響惡劣、助疫為虐的事件,一是回歸紀念日當天,反對派執意發起反國安法大遊行,大量人群聚集,成為病毒擴散的良機。果不其然,數日後出現了本地爆發,而且找不到源頭。二是反對一意孤行發起立法會「初選」行動,並宣稱有逾六十萬人增加,導致疫情大面積爆發。

設立的票站愈多,確診數字愈多

反對派在全港設立二百五十多個票站,平均每個票站聚集兩萬多人,違反限聚令顯而易見。在最早被疫情攻陷的沙田水泉澳,樓下就有票站,當時有人反對投票,但攬炒派區議會我行我素;在今次疫情重災區的黃大仙設有二十三個票站,其中疫情核心區的慈正邨就有兩個。可以說,疫情的每個爆發點,梗有一個非法票站在左近;設立的票站愈多,確診數字愈多。

七一非法遊行及初選,與第三波疫情爆發高度吻合。反對派變身「播疫派」、「靠害派」,而最終目的就是「攬炒香港」。

事實上,反對派的「初選」本來就是於法無據,而「初選」旨在趕走溫和泛民,將激進的勇武派、「港獨」分子推入立法會,實現真攬炒的邪惡計劃。按照戴耀廷的「真攬炒十步」,通過奪取過半立法會席位,將否決權當作「大殺傷力憲制武器」,否決政府一切議案,先迫使特首辭職,港府垮台,再迫使中央出手在香港實施戒嚴。此時反對派發動激烈街頭暴力及三罷,引起「血腥鎮壓」,西方勢力借機對中國實施經濟及政治制裁,大火燒向內地。

「真攬炒十步」可謂喪心病狂,一旦全部實施,香港勢必淪為「焦土」,何只觸及「操控選舉」罪,而是對國安法針對的四種罪行的全部觸犯。

既然攬炒派的圖謀完全曝光,為什麼不拉人封艇,阻止其邪惡計劃實施?正如一個人叫囂要殺人,手上有武器,警方難道因為其犯罪事實尚未發生而將「要殺人」視之為言論自由,一定要等到殺人發生後才出手執法?

國安法必須一箭封喉,彰顯威力

老虎不發威,就會被人當病貓,國安法必須一箭封喉,才能彰顯威力。另一方面,在疫情失控不知伊於胡底的情況下,政府必須當機立斷,考慮推遲選舉。正如有人指出,書展可以推遲,為何選舉不可推遲?連東京奧運會都要因應疫情而延遲一年,為什麼立法會選舉不能延期一年半載?

本着對香港負責任的態度,特區政府應該行動了。

原圖:星島日報

https://image.stheadline.com/f/680p0/0x0/100/st/c9b5eccb8974ec11c65c33fe1e226b7b/stheadline/inewsmedia/20200709/_2020070918522355897.jpg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