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名稱
使用者電郵
密碼
確認密碼
年齡
性別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想收到的資訊
  • 時事
  • 投資
  • 生活
喜歡的資訊
  • 編輯推介
  • 時事新聞
  • 博客
  • 投資
  • 趣味影片
  • 生活
教育水平
  • 小學
  • 中學
  • 大學
  • 碩士
  • 博士
常用的社交媒體
  • Facebook
  • 微博
  • WeChat
  • Whatsapp
  • Twitter
  • Line
  • Instagram
確認

我們會發送內含重設密碼連結的通知信給您

確認

博客

減息已成定局
市場勢將有變

2019.06.11 15:00 博客 施永青

有報道說,美國聯儲局已受不住特朗普的壓力,已放棄年內進一步加息的打算,改為考慮要減息。這種報道令人以為:美國的利率上落好像掌控在聯儲局的手裡,關鍵是要看聯儲局的成員在開會時會如何投票,所以金融界有人專門研究聯儲局成員的平時言行,以推測他們投票時的意向。

這種推測方法好像很直接,但忽略了極重要的因素,就是人的意向是會改變的,聯儲局成員的取態,最終亦是受市場情況影響。市場變了,他們的取態亦會跟著變,鴿派會變鷹派,鷹派會變鴿派,觀察聯儲局成員的主觀意願的變化,不如觀察市場的變化。

美國的債券市場每天都有大量成交來展示未來利率的走勢,不用等聯儲局開會決定。以今天的形勢來看,聯儲局要在今年內減息已沒有懸念。因為,十年期美國國庫債券的息率已跌至2.084%,比三個月期的2.277%還要低。業內稱這種現象為息率倒掛,象徵經濟增長很有機會出現衰退。

因為,在正常情況下,長債的息率是理應高過短債的(銀行存款就是存得愈長,息率愈高的)。長債的息率反比短債的息率低,反映生意的前景不佳,沒有人敢借錢作長遠的部署。至於短債的息率之所以會比長債還高,是因為做生意的人已經洗濕了個頭,卻處處遇到阻力,非到處去籌錢「救火」不可,導致短錢比長錢更緊張。

其實,息口可以維持在甚麼水平,不是由聯儲局自行決定的。做生意的人有錢賺,才有能力去負擔貸款的利息;如果生意難做,他們就不敢隨便去借利息成本高的錢來做生意。

現時,全球的經濟情況是實體經濟生意難做,企業不敢輕易去擴充業務,長債的孳息率因而回落得比短債還要快。聯儲局開始意識到經濟前景不妙,所以想人為地去減息以刺激經濟,希望企業看到未來不虞加息,會放膽去擴充生意,令經濟可以恢復動力。

然而,資金成本並非做生意的唯一考慮,做生意還得考慮市場需要,人力資源,以及政府的政策等。如果其他因素不配合,實體經濟是否會因資金充裕而好起來還是未知之數。但這些其他因素聯儲局控制不了,聯儲局唯一可做的,就是增加資金供應(QE),及降低資金成本(減息),形勢已令聯儲局非在下半年這樣做不可。一旦聯儲局又再這樣做,金融市場一定會出現重大的轉變。

首先,大量資金會先流入債券市場暫泊,債券的價格會被搶高,孳息率會進一步下降。接著,低息會令人們接受更低的租金回報率,令房地產的價格亦有機會更上一層樓。此外,資金充裕亦會令股市出現更多的收購合併,令股市出現尋寶遊戲,助長其他股東亦水漲船高。最後,連一向被人忽視的黃金白銀,亦會有避險資金因對貨幣系統失信心而增加投入,令貴金屬市場亦牛市再現。

總之,大量廉價資金的出現,一定會令貨幣貶值,令資產價格大幅上升。

原載:am730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E6%B8%9B%E6%81%AF%E5%B7%B2%E6%88%90%E5%AE%9A%E5%B1%80-%E5%B8%82%E5%A0%B4%E5%8B%A2%E5%B0%87%E6%9C%89%E8%AE%8A-175857

原圖:無綫新聞截圖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