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名稱
使用者電郵
密碼
確認密碼
年齡
性別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想收到的資訊
  • 時事
  • 投資
  • 生活
喜歡的資訊
  • 編輯推介
  • 時事新聞
  • 博客
  • 投資
  • 趣味影片
  • 生活
教育水平
  • 小學
  • 中學
  • 大學
  • 碩士
  • 博士
常用的社交媒體
  • Facebook
  • 微博
  • WeChat
  • Whatsapp
  • Twitter
  • Line
  • Instagram
確認

我們會發送內含重設密碼連結的通知信給您

確認

博客

二次回歸

2020.07.01 22:00 博客 屈穎妍

今年七一,特別有感,2020年的這天,香港經歷了二次回歸,從未見過這麼多香港人真心地喜氣洋洋。

曾經跟一位退休警官聊天,他說了一段回歸前後的個人經歷:

「回歸前,我們常跟內地官員工作交流,完了一起晚飯喝酒,酒過三巡,說起香港快回歸了,他們總是很激動,總是說終於一雪前恥,終於守得雲開,說著說著,就淚流滿臉。我乾著酒杯和應,但說老實,我完全感受不到他們的激動,心裡甚至想,不過是一個儀式,何解你們比我們當事人還著緊?

「然後,回歸了,換了徽章,換了旗幟,一切依舊,七一那天,我沒有特別感動,沒有痛哭流涕,也沒有心潮澎湃,還是一樣的過活,直至 2014年,佔中,然後2019年,黑暴。

「經歷了這幾年的亂局,現在一聽到國家騰飛的新聞,我會熱淚盈眶;一聽到國歌奏起,我會哽咽下淚,我忽然明白,當日內地官員為什麼對香港回歸這麼激動,原來,那是一種期盼太久、一洗頹廢的苦澀滋味。」

23年前那次回歸,好多香港人跟那警官一樣,只是參與了一個儀式,經歷了一次歷史時刻,感動,有的,但激動,就未必。

畢竟當年香港仍比內地先進,不少香港人的心態是,從一個有錢養父母的豪宅,搬回農村的窮父母身邊,總有些人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所以,23年前的回歸只是一個形式,人心、靈魂尚未完全回歸,結果,這23年,我們走得焦頭爛額。

舉個例,房子租出去一百年,拿回來自住時,不作大裝修大改動,至少也該換喉、換電線、通通渠、髹髹油吧?都不換,起碼都換張新床、新沙發?原封不動住進去,渠塞瓦塌是遲早的事。一間房子尚且如此,更何況一座城市?

第一次回歸,我們抱著那句「五十年不變」,除了標誌,什麼都沒改,大家仍舊活在英式舊宅裡,不倫不類地做一個自覺高人一等的中國人。

結果,23年,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如今,甚至育出蛆蟲,引來蛇蝎。東方之珠,墮落成一堆爛泥。

經歷了長達整整一年喪屍圍城的恐怖日子,就在回歸前一夜,國家送來66條新律法,香港人終於明白,什麼是守得雲開的喜悅。

這天,是香港的二次回歸,國家在香港人最痛苦最無助的一刻,伸手一拖,「有國才有家」這句話,我們終於用激動的心體會到了。

23年前那一天,是形式,是歷史;23年後的今日,才是真正的人心回歸,至少,有一半人心是感恩有國,另有一半心懷怨恨的,就用餘下的27年去把他們慢慢改變。

原載:港人講地

https://www.speakout.hk/%E6%B8%AF%E4%BA%BA%E5%8D%9A%E8%A9%95/58892/-%E7%8D%A8%E5%AE%B6%E6%96%87%E7%AB%A0-%E4%BA%8C%E6%AC%A1%E5%9B%9E%E6%AD%B8

原圖:港台新聞截圖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