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名稱
使用者電郵
密碼
確認密碼
年齡
性別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想收到的資訊
  • 時事
  • 投資
  • 生活
喜歡的資訊
  • 編輯推介
  • 時事新聞
  • 博客
  • 投資
  • 趣味影片
  • 生活
教育水平
  • 小學
  • 中學
  • 大學
  • 碩士
  • 博士
常用的社交媒體
  • Facebook
  • 微博
  • WeChat
  • Whatsapp
  • Twitter
  • Line
  • Instagram
確認

我們會發送內含重設密碼連結的通知信給您

確認

博客

不懂歷史 難免政治無知

2020.06.06 16:00 博客 曾財安

當解放戰爭三大戰役中的最後一個「淮海戰役」於1949年1月31日以解放軍的完勝結束後,位處河北西柏坡的中共中央立時炸了鍋,革命終將成功,新中國建立在望的憧憬使上下各人皆浸淫在歡愉的情緒當中。同一天,蘇聯最高領袖史太林的特使米高揚來到了西柏坡,探討毛澤東的建國意向。

在交談中,毛對米高揚說:「我們這個國家,如果把它比做一個家庭來說,它的屋裡太髒了,垃圾、跳蚤、臭蟲、蝨子什麼都有。解放後,我們必須認真地清理我們的屋子,從內到外,從各個角落,以至門窗縫裡,把那些髒東西通通地打掃一番,好好地加以整頓。」

毛這番話顯示他當時並沒有被勝利沖昏了頭腦,反而是清晰地認識到面前的暗礁是什麼。當時中華大地不但是一窮二白,在廣大的善良老百姓當中更混雜著大量潛伏下來搞破壞的國軍、蔣介石的特務間諜、土匪強盜、各路黑幫份子、心存不忿的原特權者、抗拒改變的死硬份子等各色敗類及頑固派,如果不把這些蠹蟲消滅或改造,新生的政權不但無法有效地管治國家,更有被顛覆崩塌的危險。

因為對事物的本質與規律有著如此準確的掌握,毛從建國的第一天開始便有步驟地對這些蠹蟲進行清理與改造。1976年毛逝世時,上述那些藏匿在暗角的蠹蟲,尤其是蔣介石的特務間諜都早已不復存在,只有中國共產黨在承載著全國的力量。沒有這個全國一盤棋的格局,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怎能如此順利地橫空出世?這段歷史告訴我們,無論是搬進了什麼地方,首先就要把裡面的害蟲病毒清除,否則後患無窮。遺憾的是,香港人不懂歷史,難免政治無知。

英國為了以香港作為侵略中國,攫取重大利益的前沿基地,一直花了大力氣來經營這個殖民地。150多年後,當年的不毛之地已經因為中國迅速發展而變成了一個日進萬金的國際大都市。就在這時,自大驕傲的斜陽帝國卻迫於形勢,不得不眼巴巴地把這個聚寶盤拱手交回給中國,換作你是英國人,你的心理會平衡嗎?在13年的回歸過渡期內,英國人真的如表面上那麼君子,實心誠意地落實「中英聯合聲明」而不暗施陰謀嗎?

大約4年前,我就曾行文指出,從開埠到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發表的那一年)的143年間,英國人修改了香港殖民地的兩份根基憲政公文「英皇制誥」及「皇室指令」13次,平均約11年修改一次,絕大部份是因應英國本身的政治調整而作出的小修小改。但是,在香港鐵定要交還給中國後的13年間,兩份憲政公文卻被頻密地修改了14次,全部都是大手術。霸佔回來的屋子已經板上釘釘要交回給業主了,房客卻在此時大量地拆牆換樑搞改建,這是在幹什麼?23年後的今天,大家都應該恍然大悟了吧!

回歸前後,無論是中央或者是特區政府都把平穩過渡視為第一要務,除了主權與駐軍之外,所有注意力都聚焦在50年不變以保證一個平穩的過渡。在當時來講,這絕對是有此需要,政權的順利交接也證明此舉是成功的。但是,一本通書豈能看到老?歷任特首又豈能如此老實幼稚,完全沒有政治戒心與危機感?對英國人在退出如印度、緬甸、馬來西亞等殖民地前埋下動亂禍根的一段段歷史視若無睹?

在回歸過渡期內,英國人陰謀陽用,大幅度削弱了特首的行政主導權力。這主要體驗在兩個方面;在實質方面,特首完全喪失了對立法會的控制權,在精神方面,特首及其主要官員則被以民主人權為糖衣的絕對自由化毒藥麻痹。結果是,英國人控制的漢奸代辦得以長期充斥立法會,成為一切動亂的泉源,而糖衣毒藥則使歷任特首混混沌沌,放任司法界成為被英國勢力掌控的包庇網,兩者結成犄角之勢。在這個環境下,潛藏在政府團隊及教育、醫護、傳媒、會計、金融等等界別中的黃屍及戀殖族瘋狂繁衍。遺憾的是,大部份港人猶自沉醉在過去的餘輝,不知大禍將會臨頭。

23年匆匆過去,當年的跳蚤、臭蟲、蝨子早已變種成為毒性特強,且無處不在的超級害蟲群。大家只要看看就算在疫情嚴重及國安法如箭在弦的氛圍下,今年還有不少人冒險出席非法的六四集會,便知道情況有多嚴重。社會中曾偶爾出現一些理智的聲音,提醒各任特首要就23條立法,踏出撲滅害蟲的第一步,但又怎能叫醒那些裝睡的人?現任特首林鄭月娥裝睡得最香,不但一上場便行綏靖之策,輕易放棄撥亂反正的最後機會,更把額外50億公帑在毫無監督之下漫灌入教育界資敵。一年來的黑暴之禍豈是區區的一句時運不濟所能解釋?

國家主席習近平日理萬機,工作時間已經是以分鐘為單位來分配,實在希望我們香港人自己能打掃及管理好特區這個小房間。可是,23年的扶持與等待卻換來外國顛覆機構在特區落地生根的惡果,中央這次重手推出「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實在是迫不得已的非常之舉。

但是,如何在「一國兩制」的框架內掃除漢奸害蟲、適當地喚醒那些還在裝睡的人實在是一件極其複雜精細的手術。夫爭天下者,必先爭人,此次的成敗關鍵其實也很明顯,官員公忠能則事成,反之則必敗。對此,習主席肯定心如明鏡,可能正在期望自己在2018年處理西安秦嶺違建別墅的一幕不要在香港重演!

原圖:大公報、星島日報

http://news.takungpao.com.hk/mainland/focus/2018-03/3553859.html

https://std.stheadline.com/realtime/article/1278686/%E5%8D%B3%E6%99%82-%E6%B8%AF%E8%81%9E-%E5%9C%8B%E5%AE%89%E6%B3%95-%E5%BD%AD%E5%AE%9A%E5%BA%B7%E7%A8%B1%E6%B8%AF%E4%BA%BA%E8%A2%AB%E5%8C%97%E4%BA%AC%E5%87%BA%E8%B3%A3-%E8%8B%B1%E5%9C%8B%E6%9C%89%E8%B2%AC%E4%BB%BB%E5%B0%8D%E6%8A%97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浪人
公開駁斥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李法官一派道貌岸然以絕世超凡的態度在評論最近中央要為香港國安法立法。他一方面指出中央有權,有理這樣做,但另一方面他反對新法有追溯性和把外籍法官排除審理犯國安法的案件。現在先把追溯性問題暫時放下,容後再加反駁。現在先評論一下外籍法官的問題。李法官說,只要法官有能力及勝任審理所屬範圍的案件,就不應排斥外籍法官審理國安法的案件。他認為所有的法官都是公正無私的完人,不會因自己的信仰,政見或國籍而有所偏私。法官都是機器,不是人乎?法官都沒有七情六慾?難道法官一入到法庭就能放下全部私慾而進入機器人的狀態?李法官你不要把天下人都當作天真的小孩,相信你的鬼話吧?請指出那一個國家,那個政府有你那樣「天真」,相信法官是神,是機器,不是人?看看美英法哪國家和地方政府的領袖不是提名,推舉那些和自己政見理念接近的人做法官?難道被推舉的人一旦成功成為法官就會放棄自己的理念? 說回國安法吧。相信李大人一定知道清末的治外法權的不平等條約吧?為什麽有這樣的不平等條約?那時的外國侵略者認為清朝不懂西方的法律即李大人所說的普通法為籍口而不淮清朝審判外國罪犯而要移交給他們自己的法庭審理。現在李大人是否要歷史重現?自然李大人改良少少了,把中國籍的法官的外國籍的法官一視同仁了。國家安全法和港版安全法都同樣涉及全國的安全。香港國安法是全國國安法的一部份,不是两個不同體。所以香港的司法制度不能和中國司法制度的原則相違背。試想想世上有哪個國家的國家安全案件會交給外國法官審理的?現在李大人的要求根本是只要兩制而不要一國。李大人請把你的假面具除下。正正式式做你的黃絲祖師爺吧!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