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名稱
使用者電郵
密碼
確認密碼
年齡
性別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想收到的資訊
  • 時事
  • 投資
  • 生活
喜歡的資訊
  • 編輯推介
  • 時事新聞
  • 博客
  • 投資
  • 趣味影片
  • 生活
教育水平
  • 小學
  • 中學
  • 大學
  • 碩士
  • 博士
常用的社交媒體
  • Facebook
  • 微博
  • WeChat
  • Whatsapp
  • Twitter
  • Line
  • Instagram
確認

我們會發送內含重設密碼連結的通知信給您

確認

博客

你們都是路人甲

2019.07.09 08:30 博客 屈穎妍

昨晚旺角又騷亂了,大家又在電視機前「捕」了幾個鐘等清場,推推撞撞的場面市民開始習以為常,警隊的一貫克制令本來一齣動作片變成一套荒誕劇,當中,有兩個場面又實在匪夷所思。

第一個荒誕鏡頭,是防暴警察與暴徒對峙的旺角彌敦道、西洋菜街、山東街一帶,竟有不少店舖還在開門營業,記者的旁白說,有示威者及記者走進便利店買飲品……

世上沒有一個地方的店舖會在警察平暴時仍夠膽繼續做生意不落閘,更沒有一個地方的暴徒可以邊搞事邊飲冰涼飲品解暑。或許多次經驗大家已知道警方只是「兇兇」暴徒然後驅散,絕不會如美國警察那種子彈橫飛殺錯良民,所以,店主都大安旨意繼續營業,人流多生意多別錯失賺錢機會。

第二個荒謬處,是立法會議員原來是香港最大的特權階級。

這夜,示威人潮佔領了九龍主要幹道彌敦道,然後由尖沙咀操到旺角,現場所見,站在彌敦道拿著大聲公指揮交通的,竟然是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一個為社會立法的人,在一場破壞法律的活動中,竟擔當指揮角色,世事之荒誕,莫過於此。

卻原來,還未算。

那邊廂,旺角警方整裝待發要清場了,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和區諾軒站在警察防盾牌陣前面,阻擋執法者推進,還侮辱警務人員說:「你返學堂再學過啦!」區諾軒更拿著大聲公用身體擋著警方行動,高呼「停止執行你哋嘅職務!」

一班立法的人公然阻礙執法者執法,本身已是對法治最大踐踏,他們知法犯法、阻差辦公,頂著議員的光環,拿著特權的令牌,四處作惡。

沒錯,議員是大晒的、是有特權的,但別忘了,他們的免刑責特權只限於立法會議事堂,走在街上,議員就是一市民,就是路人甲的譚先生、區先生和鄺先生,香港是自由民主社會,這裏絕不容許有特權階級。

有個網民說得好:「議員強姦後,就係強姦犯;打劫後,就係劫匪;阻差辦公後,就係罪犯;參與暴動後,就係暴徒!」請記著,議員的光環只能在立法會發光,而今天立法會已間接被你們砸得稀巴爛,即是說,你們已失去施展特權的舞台。

鎮暴的話事人一向都是現場警隊指揮官,你們想向執法者下命令,先入學堂受訓,再在警隊做二、三十年,也許有機會當指揮官過過發號施令癮。不過,警察不像議員,不是阿豬阿狗阿茂阿壽都可以做,以你們這副德性,恐怕第一關德行審查也過不了。

原載:etnet

http://www.etnet.com.hk/www/tc/lifestyle/internationalaffairs/watwingyin/60956

原圖:港台新聞截圖、區諾軒Facebook圖片、鄺俊宇Facebook片段截圖

https://www.facebook.com/nokhinau/photos/a.581691845254547/1747650991991954/?type=1&theater

https://www.facebook.com/161014811328873/videos/855623088152943/UzpfSTE4ODA5NTAyNDc0OjEwMTU2NDgzMzIxOTE3NDc1/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Sung
示威者見死不救,冇罪?
4天前
Uknowy
今日呢個妖獸都市, 一班違法亂紀暴徒 藉著一個反修訂逃犯條例就可以肆意破壞一切而目無王法, 囂張氣燄不可一世, 卻沒有承受輿論應有譴責。兼且響 多次暴動當中有一班反對派嘅議員從旁協助策應、 更有一班埋沒良心記者偏頗 嘅報道,與及外部勢力撐腰便如虎添翼。 最重要嘅就係, 這些群幪面激進分子佢哋深受以上各方絕對受保護之外,可恥嘅傳媒不會報道暴行、更不正面拍攝騷亂暴徒劣行,警方企圖搜證,把違法者繩之於法定必有相當難度。 講番77兩軍對陣嘅時候, 我哋這些記者大帝清一色用鏡頭近距離對住前線執法者, 即係佢哋只想捕捉呢一方面嘅新聞消息 ( 理所當然係想尋找任何警方鎮暴動的照片來說自己的故事 ), 完全沒有用同一個方法用近鏡頭捕捉幪面騷亂暴徒佢哋劣行, 誰是誰非便一目了然。 掌有第四公權力大眾傳播媒體離棄應有不偏不倚無畏無懼態度將新聞全部呈現給市民大眾,而只摘取和篩選適合本位政治立場消息去報導新聞,多場騷亂真相畫面,就被記者大帝們吃掉了。 為咗政治嘅立場, 資深通識教師嚷著要黑警死全家、牧師鼓勵信眾上街、 反對派議員側翼策動攻勢, 記者負責裏應外合報到警方負面新聞, 阻撓警方前進, 刁難警員拿取委任證等等刁難動作, 才顯得佢哋偉大。 國王的委任證算什麼? 無冕皇帝的報道才是真傢伙。
20190710
Uknowy
《别問我是誰》 從612到71多場暴動發生,嗰一班人渣暴徒全副武裝裝備「防毒面具」、 鋼盔、面罩、 自製盾牌、 利器、 磚頭形形式式 向前線執法者作出猛烈衝擊, 殺得性起毫不留手, 真係去到滅絕人性,正如勒龐所寫《烏合之眾》書中描述群體的五大特徵其中之一「群體是衝動的奴隸」。 就係因為暴徒人數眾多,每人都作了鐵甲萬能俠般打扮, 無論你猜你猜你猜猜猜都猜不透他身份, 所以就算殺人放火 刑事毀壞 ,任意傷人 , 法律都莫奈何 。 更何況, 這群人有法律團隊免費幫助打官司 ,就像包攬訴訟, 背後黑手不求表面利益卻從政治攻防當中獲取豐碩成果。 有了這種「隱形人」身份作護身符和強大法律支援作後盾 , 呢一班已經變了野獸群體別無所懼 ,可以肆意破壞任何阻擋佢嘅無論係人或物件。 俗語所講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可是, 如果呢一班群體野獸畀人拍攝到 真實面貌, 就像71 一名大陸人立即當街暴打至送院留醫;網上流傳香港攝影記者協會郭顯熙於6月12日金鐘衝突現場,涉嫌多次近距離正面拍攝示威者,後容許警方接觸這些資料,違反新聞工作者操守。經討論後,協會無任何證據可顯示郭顯熙將示威者的近攝照片交予警方。 結果呢位主席革職下架兼且會籍取消。這件事說明了, 該群體妖獸係受到絕對保護, 不容侵犯。 打岔一點, 如果要開 一個什麼獨立調查委員會 調查這次騷動, 但當你見到 所有舉證都係鏡頭對住警方而沒有蒙面騷亂暴徒相關畫面舉證, 呢個都係片面遊戲。 返回正題《别問我是誰》 就係一班見不得光的烏合之眾, 口裏喊著愛香港 崇高理念 反《逃犯條例》修訂互相影響, 便任意作出獸行, 絕不會 企出嚟 打開真面目, 一力承擔所有法律責任, 願意面對任何刑責。 所以呢一幫人,我稱之為「勇武暴力縮頭烏龜」。
20190710
Philip Cheung
當日旺角已超出示威範圍時間, 走出馬路是非法集結
20190709
Chui Jeremy
D警察完全唔敢做嘢,因為政府無指示,搅下搅下,终於中央會忍唔住指令做嘢,咁就好了,我期望快D有呢一日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