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名稱
使用者電郵
密碼
確認密碼
年齡
性別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想收到的資訊
  • 時事
  • 投資
  • 生活
喜歡的資訊
  • 編輯推介
  • 時事新聞
  • 博客
  • 投資
  • 趣味影片
  • 生活
教育水平
  • 小學
  • 中學
  • 大學
  • 碩士
  • 博士
常用的社交媒體
  • Facebook
  • 微博
  • WeChat
  • Whatsapp
  • Twitter
  • Line
  • Instagram
確認

我們會發送內含重設密碼連結的通知信給您

確認

博客

一國兩制在落實時有否失誤

2019.07.04 15:00 博客 施永青

回歸至今已足足22年,快接近50年不變的一半。一國兩制算是成功嗎?中方當然想它成功,以便提供典範吸引台灣用同樣的方式回歸。然而,若果中方肯面對現實的話,這個構思並不成功。因為在台灣,無論官方及民間都不相信這一套。不但民進黨堅決拒絕,連國民黨也得與它劃清界線,因為認同一國兩制是選票毒藥,屢試不爽。

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是一國兩制本身在香港亦推行得不順利,這叫台灣人又怎肯把這套看不到成效的制度引入台灣?

北京方面當然不願意承認一國兩制未算成功;但成功與否得看客觀後果,不能光看初心的用意是否良好,以及構想能否言之成理。現實是,一國兩制最為成功的地方是能夠令到政權移交可以和平地順利地進行,可是卻未能令香港的民心真正回歸。結果,香港只是在形式上回歸中國,實質上香港的離心力比97前更加強烈。

最令人痛心的是,新一代的年輕人,有七八成都對國家有抗拒情緒。在身份認同上,他們只想做香港人,不願意站在中國人角度來看問題,遑論站在中國人的立場去承擔責任。有部分人甚至會用輕衊的態度來侮辱國歌與國旗,以表達對中國政府的不認同。有得選擇的話,他們不想做中國人。

帶著這種心態,他們不關心中國的發展,不願意花心思去吸收與中國有關的資訊,所以對中國愈來愈疏離。本土主義於是在這種環境下大行其道。他們反對內地來的新移民,連內地人來港旅遊購物都不歡迎,更不用說自己北上內地找發展機會。所以,當政府向年輕人介紹大灣區的發展前景時,年輕人大都反應冷淡。

北京如果肯面對現實的話,不難看到以上所說的現象都是回歸後陸續出現的。如果一國兩制是成功的話,這種現象是否應該減少,而不是愈演愈烈?

北京可能會認為,這絕非一國兩制的原意,而是有人在搞破壞造成的。有人想搞破壞絕不出奇,問題是為何搞破壞的人成功了,而北京想推動的正面思想建設卻虛有其表,沒法產生真正的效益?

我覺得一國兩制的基本構思是沒有問題的,否則政權移交就不會進行得這麼順利,只是在具體落實的過程中,出現了相當嚴重的失誤,才會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這種難以收拾的情況。

很可惜,北京政府不肯接受香港回歸並不成功的現實,以致討論這個議題也成為建制派的禁區。然而,若是連討論也不允許,那又怎有機會找到失敗的原因,並找到改善的方法?

中共在革命初期,很講實事求是。因為當時在打仗,而戰爭是很殘酷的,不及時修正錯誤,代價是足以致命的。但自從成了執政黨之後,做錯了也不容易致命,所以愈來愈重視領導人的感受,更要維護黨的一貫正確,結果反而令黨失去了用實踐去檢驗對錯的能力。希望今次反《逃犯條例》對北京所造成的挫折,可以起當頭棒喝的作用,令北京願意檢討一國兩制在落實時出了哪些失誤。

原載:am730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新聞/一國兩制在落實時有否失誤-178993

原圖:星島日報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1034870-香港-【逃犯條例】歐盟呼籲香港各界保持克制避免事態升級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黃就是蝗
“不要説香港一國兩制對台湾示範失败。香港的所謂民主自由也令中國害怕,退避三舍,完美的示範了民主的所有缺點!” Ken Liu[] 如果睇返睇真鄧公當日一國兩制構想,中央不單是期望香港向台灣示範一國兩制,中央也期望香港向大陸示範「民主」「法治」 - 記得那時是1984年嗎? [] 但可惜,香港人玩自殘!自揭原來「不民主」「反法治」不特止,而且還「反中辱華」加上「抗共」! [] 以中央的政治經驗,何須你小香港來示範了民主的所有缺點? [] 現在問題是:香港人甚麼時候才醒悟民主的所有缺點?好吧,不醒悟所有缺點,單就醒悟最禍害香港那幾個缺點吧。
20190706
黃就是蝗
“施生今次錯了, 香港人是要管的, 施生份報紙都是港獨其中一大推手,佢有無做好自己本份?” Philip Cheung []不單止施永青。 何世柱是政協,但係睇吓星島旗下特別係虎報,遇到中國相關事時,D用詞造句係點樣寫?仲有,約稿邊幾個契弟? 其實香港所有的商家佬都是「養賊以自重」。今次「逃犯條例」最成功嘅,就係爆晒班內賊出嚟。財就識得發,有事唔撐場不特止,仲跟風起哄?睇住吖!保證不整死你!
20190706
黃就是蝗
唔打唔知痛。中央應該 cold shoulder 香港至少三年,等香港人學吓點做人。而家香港D人正正就係:"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
20190706
Ken Liu
不要説香港一國兩制對台湾示範失败。香港的所謂民主自由也令中國害怕,退避三舍,完美的示範了民主的所有缺點!
20190705
Ken Liu
不要説香港一國兩制對台湾示範失败。香港的所謂民主自由也令中國害怕,退避三舍,完美的示範了民主的所有缺點!
20190704
莊淑斐
一個小孩剛從養父母處接回時,的確需要心理建設才能適應生父母的教養 ! 香港已回歸中國22年,難道還不能接受祖國治理?這些暴動的年輕人也不是襁褓中的嬰孩,不能適應現在的狀況嗎??良善不犯法的百姓,對於送中與否,是不在意的! 這次暴動並非單純抗拒"治理方式"而已,應另有原因?
20190704
Philip Cheung
5月30日施生都講反對派要奪權,仲有咩好講?....反對派想要他們說了才算 回歸以來,香港爭拗不斷,歸根結柢都是權力問題,是誰說了才算的問題。中國政府認為,既然香港的主權已回歸中國,當然應該由中國來主導香港的發展。所謂一國兩制,只屬主權回歸後,中國自己內部的安排,與外國無涉,絕非主權回歸的條件。有沒有一國兩制,香港亦得回歸。這種精神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是展現得很清楚的,哪些部分是兩國各自的聲明,哪些部分才是聯合聲明,條理分明。 只是西方不甘心把香港的主權交回中國,所以不斷透過他們在香港的代理人,以維護港人利益為名,企圖維持他們在香港的話語權,以令香港朝著對他們有利,可以為他們所用的途徑發展。 然而對西方有利的不一定對香港人有利。西方鼓勵香港人去爭取民主,目的並非要香港有民主。英國統治了香港155年,若有心給香港民主,機會多的是;賴中共反對,也只影響最後的48年,那前面的107年怎解釋呢?他們突然這麼熱心香港的民主,是想挑撥香港與中央的矛盾,讓香港成為中國的包袱。所以香港的反對派一向只講民主理念,不理會民主可如何在香港落實。他們寧願民主無法寸進,也不肯先實行極關鍵的「一人一票選特首」。他們為了將來的鬥爭仍可以出師有名,不惜出賣了港人的民主進步機會。他們堅持「寧為玉碎,不作瓦全」,但這並非所有人的選擇。在現實世界,政治都是講妥協的,反對派無權強行代香港人選擇。 今次《逃犯條例》的爭拗,歸根結柢亦是在爭取誰說了算的問題。
20190704
Philip Cheung
施生今次錯了, 香港人是要管的, 施生份報紙都是港獨其中一大推手,佢有無做好自己本份?
20190704
Max Ong
这和is 没有什么分别,从小孩身上一点一点的灌输,领袖说什么他们必定服从和支持滴
20190704
Andrew Wong
我们更需要去明白他们的心理及思维模式。 https://www.linkedin.com/pulse/%E8%87%B4%E6%9E%97%E9%84%AD%E6%9C%88%E5%A8%A5%E5%A5%B3%E5%A3%AB%E7%9A%84%E5%85%AC%E5%BC%80%E4%BF%A1-andrew-wong/?published=t
20190704
Wai CHAU
香港兩制實玩完, 黃屍以為獨可圓, 兩制玩完一制圓, 一國一制屍玩完 。
20190704
Albert Lau
香港主要的爭拗是政制改革,其他的一切抗爭及不合作運動祇不過是派生出來的。泛民不是想五十年不變,而是想短時間内大變;是要香港全面直接選舉,沒有門槛的直選,包括行政長官在内,可以嗎? 香港目前沒有國家安全法對議員及對行政長官的监管。就算他們同外國情佈機構有聯係,現在的公安法來看都是沒有罪的。例如上月香港幾個立法會議員去美國並同美國的CIA情佈部門開會,是沒有犯香港目前法例,假如倒轉過來,美國有位眾議員去中國同中國國安部開會,當他回國後會立刻被捕,並被控叛國罪。 香港在沒有國家安全法例下,及無任何門檻下,可以全面直選嗎?
20190704
Albert Lau
香港主要的爭拗是政制改革,其他的一切抗爭及不合作運動祇不過是派生出來的。泛民不是想五十年不變,而是想短時間内大變;是要香港全面直接選舉,沒有門槛的直選,包括行政長官在内,可以嗎? 香港目前沒有國家安全法對議員及對行政長官的监管。就算他們同外國情佈機構有聯係,現在的公安法來看都是沒有罪的。例如上月香港幾個立法會議員去美國並同美國的CIA情佈部門開會,是沒有犯香港目前法例,假如倒轉過來,美國有位眾議員去中國同中國國安部開會,當他回國後會立刻被捕,並被控叛國罪。 香港在沒有國家安全法例下,及無任何門檻下,可以全面直選嗎?
20190704
Wong Wan Cheuk
施老板真是一矢中的,只是中國當權者不承認一國兩制的失敗。一個國家不可能有兩個制度,旣有兩制就容許外國勢力滲透,灌溉反中思想,教會、教育和外國勢力溶為一體,做成今日的局面。
2019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