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名稱
使用者電郵
密碼
確認密碼
年齡
性別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想收到的資訊
  • 時事
  • 投資
  • 生活
喜歡的資訊
  • 編輯推介
  • 時事新聞
  • 博客
  • 投資
  • 趣味影片
  • 生活
教育水平
  • 小學
  • 中學
  • 大學
  • 碩士
  • 博士
常用的社交媒體
  • Facebook
  • 微博
  • WeChat
  • Whatsapp
  • Twitter
  • Line
  • Instagram
確認

我們會發送內含重設密碼連結的通知信給您

確認

博客

年輕人為甚麼這樣不滿?

2019.06.14 15:00 博客 施永青

因《逃犯條例》而引發的暴亂一發不可收拾。我發覺參與者大部分都是年輕人,年齡由不到20歲到30餘歲的都有,其中不少還是女孩子。這反映對社會不滿的已不是個別人士,而是一整代人。

我曾嘗試接觸過一些這類憤怒青年,希望了解一下他們的想法。我發覺他們對社會的不滿是全方位的。

在政治上,他們覺得香港的命運沒法由香港人自己來選擇,而是操控在北京手裡。他們認為,若果他們今天不出來爭取,香港將來只會有假民主,不會有真民主。他們擔心,將來香港人的言論自由與人身自由都會被收得越來越緊,令生活在香港不再舒暢。

在經濟上,他們擔心大陸資金與大陸企業會主導香港的經濟發展,香港自己的產業會越來越式微。大陸公司會重用大陸人與新移民,本地香港人的發展空間會減少。此外,他們擔心大陸公司帶來的管理文化與競爭策略,會破壞香港原有的營商環境,最終令香港變質。香港將來即使GDP增長仍不錯,但原有的香港人卻分享不到太多。

在民生上,他們覺得收入的升幅永遠追不上樓價,置業無望,成家只會帶來更多煩惱。他們擔心子女入不了好的學校,而由政府提供的免費教育卻水平參差,讀完書出來也沒有前途。他們擔心不斷南下的大陸人,不管是來定居的還是來旅遊的,都會不斷分薄香港人的資源。香港再不是香港人的香港。香港人在香港再沒有前途。

他們的這些看法雖有些偏頗,但並非全無根據,一經別有用心的人煽風點火,就會化成仇恨建制的怒氣。從積極的角度來看,年輕人的不滿可以變成推動社會改革進步的力量;但這種力量亦很容易被不懷好意的人利用,變成一股對社會有破壞作用的力量,參與其中的年輕人,自己亦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因此,作為父母,作為師長,有責任去引導年輕人去看清楚自己的時空處境與局限,知道社會上還存在些甚麼空間,值得年輕人努力去爭取;做甚麼只能發洩情緒,結果只會徒勞無功,甚至得不償失。

以包圍立法會阻《逃犯條例》通過為例,就屬於只能發洩情緒,卻不會有成效的舉措,不明白為何還有議員落場鼓勵,而不提醒年輕人要面對的風險。年輕人可能因衝破了警方的防線而感到興奮;但這很明顯只是警方在前期的忍讓策略。待時機成熟警方要推進的時候,只有口罩與雨傘的年輕人是抵擋不住配備精良的防暴隊的。難道叫年輕人也把暴力升級?

現實是香港的整體環境還未如年輕人所描述的那麼惡劣,反對派只有條件動員理想主義的年輕人搞騷亂,卻沒法發動相對現實的成年人搞革命。在這種情況下,騷亂是不足以動搖建制的根本的,但部分年輕人卻要為此而付出沉重的代價。我更擔心的是一整代的年輕人從此走上了反社會的道路,把自己寶貴的青春都投放在不會有成效的鬥爭上。

原載:am730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新聞/年輕人為甚麼這樣不滿?-176387

原圖:梁繼昌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ennethleung.legco/photos/a.380611092004190/2255119371220010/?type=3&theater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EC
我本身是贊成修訂逃犯條例的,相信條例能彰顯正義,亦不會對守法的香港市民構成威脅,但現時社會氣氛實在太惡劣,年青人思想單純,國家的感覺可以説薄弱甚至沒有,更甚是多年來受到「蘋果」、「教協」等等荼毒,對國家多是反感,對特區政府亦乏信任,這一次很容易就被一些人鼓動出來抗爭,這些年青人認爲自己所作所爲是爲了正義,加之反對派議員、一些傳媒、教協甚至教會,爲了一些目的,公開地去美化年青人的抗爭,實則是推動這些年青人或更多年青人去上戰場,去一條「不撤修例不罷休」的抗爭路。這次事情背後應還有衆多牛鬼蛇神,關乎自身者自是犯了法逃到了香港的人,或是爲來屆區議會立法會選舉的選情,去到較高層面則是台灣總統選舉和外國打擊中國和特區管治。正如上面所説我是十分贊成修例,心裡雖然很不甘心,但因爲現時的情況,年青人已經不肯罷休,完全不接受任何的解釋或説明,事情按此發展下去,很大可能只會出現兩個結果:1. 最後還是要暫緩修例,2. 出現流血事件,這兩種情況肯定都不理想,而可能第2種情況還是各個幕後勢力最想見到的,這將有利反對派來屆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選情(這幾年,由於反對派在議會上的表現,他們流失了很多選票),亦讓民進黨説「一國兩制」完全失敗,變成幫助了民進黨總統選舉的選情,美國就更可在國際上去打擊中國或拉攏其它國家去打擊中國。故暫緩修例,能令第2種情況不會發生,既可避免流血,令一衆牛鬼蛇神的如意算盤落空,還可將焦點放回在民生上,讓那班反對派失去目標後,只能在議會上又搞破壞,當回惹市民討厭的角色,暫緩修例可能是爲全盤大局更有利的艱難決定。還有現在年青人看報多是看「蘋果」,先前政府幾次的教育改革,老師評核,很多老師對政府有很大的怨恨,通識科成爲必修科更是一大錯,讓未能分辨道理的學生去做思考,變成任「教協」的老師去給學生注入憎恨中國,憎恨政府的想法,還有因中國政府控制教會活動,香港的一些教會亦對中國懷有敵意,幾次年青人抗争事件都是認同和支持的。我想政府其中一當務之急是要看怎樣去滅「毒」和得回年青人的心,否則如施永青先生另文所説,一整代的年青人從此走上了反社會的道路,那香港的前景就不樂觀了。
3天前
Lo Sin San
很贊成,反對派用年青人的前途來增加自己的政治籌碼。
4天前
Wai CHAU
黃屍廢青腦生草, 幻想香港歸美祖, 數典忘恩唔認祖, 皆因教屍洗腦早 。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