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名稱
使用者電郵
密碼
確認密碼
年齡
性別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想收到的資訊
  • 時事
  • 投資
  • 生活
喜歡的資訊
  • 編輯推介
  • 時事新聞
  • 博客
  • 投資
  • 趣味影片
  • 生活
教育水平
  • 小學
  • 中學
  • 大學
  • 碩士
  • 博士
常用的社交媒體
  • Facebook
  • 微博
  • WeChat
  • Whatsapp
  • Twitter
  • Line
  • Instagram
確認

我們會發送內含重設密碼連結的通知信給您

確認

博客

反對派想要他們說了才算

2019.05.30 15:00 博客 施永青

回歸以來,香港爭拗不斷,歸根結柢都是權力問題,是誰說了才算的問題。中國政府認為,既然香港的主權已回歸中國,當然應該由中國來主導香港的發展。所謂一國兩制,只屬主權回歸後,中國自己內部的安排,與外國無涉,絕非主權回歸的條件。有沒有一國兩制,香港亦得回歸。這種精神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是展現得很清楚的,哪些部分是兩國各自的聲明,哪些部分才是聯合聲明,條理分明。

只是西方不甘心把香港的主權交回中國,所以不斷透過他們在香港的代理人,以維護港人利益為名,企圖維持他們在香港的話語權,以令香港朝著對他們有利,可以為他們所用的途徑發展。

然而對西方有利的不一定對香港人有利。西方鼓勵香港人去爭取民主,目的並非要香港有民主。英國統治了香港155年,若有心給香港民主,機會多的是;賴中共反對,也只影響最後的48年,那前面的107年怎解釋呢?他們突然這麼熱心香港的民主,是想挑撥香港與中央的矛盾,讓香港成為中國的包袱。所以香港的反對派一向只講民主理念,不理會民主可如何在香港落實。他們寧願民主無法寸進,也不肯先實行極關鍵的「一人一票選特首」。他們為了將來的鬥爭仍可以出師有名,不惜出賣了港人的民主進步機會。他們堅持「寧為玉碎,不作瓦全」,但這並非所有人的選擇。在現實世界,政治都是講妥協的,反對派無權強行代香港人選擇。

今次《逃犯條例》的爭拗,歸根結柢亦是在爭取誰說了算的問題。政府只是想把提案拿上立法會,議員尚有機會討論修改;但反對派卻連把條例提上立法議程也不許,一定要政府按他們的標準把提案修訂好才拿上立法會。否則,他們在法案委員會就會全力阻撓,要法案委員會的主席也選不出來。若果任由他們用非常的手段,配合議會外的群眾運動,就可以左右政府拿去立法會的提案,那政府以後還怎樣運作?

他們在反對《逃犯條例》的時候,並非針對條例的具體內容(條例大部分都依足聯合國的範本),而是訴諸情緒,拿中共過往的錯失做依據,指中共不可信,及今次逃犯條例分明是中共在背後扯綫,所以港人一定要團結起來,不容這個條例通過。

這樣的理據如果可以成立的話,那這將成為一條「百搭」理據,拿來反對政府做甚麼都可以,特區政府從此將成為跛腳鴨。香港的將來要看誰能號召更多的人上街,或在辯論會上誰能勝出;若是這樣不講法理與程序,香港今後一定大亂。

其實,中共的缺失,短期裡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但中共卻仍會繼續在中國執政,並在香港行使他的權力,香港人如果不打算革命,就得面對這個現實。以中共的品性,他是不可能容忍反對派可以成為香港的太上皇的,難道特區政府以後做甚麼都得先爭取反對派首肯?

此之所以,我預期特區政府,無論是否受到北京壓力,都會在《逃犯條例》上企硬。我不是說在條例修改方面企硬;而是說,政府一定要全力維護政府在立法會的提案權!

原載:am730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E5%8F%8D%E5%B0%8D%E6%B4%BE%E6%83%B3%E8%A6%81%E4%BB%96%E5%80%91%E8%AA%AA%E4%BA%86%E6%89%8D%E7%AE%97-174547

原圖:大公報、Now新聞截圖

http://paper.takungpao.com/resfile/PDF/20190512/PDF/a2_screen.pdf

投票已截止,多謝支持

發表意見

排列方式:
承一
中國可以即時宣布一國兩制失敗,即時接收香港。
12小時前
Albert Lau
西方有一名句:當你用手指指向別人之時,會有3隻手回敬指向你。 泛民之對抗最激烈,最後結果就是搞到共產黨的香港一國兩制失敗。 一國兩制失敗對泛民的名人是唔緊要的;他們都是揾够了錢,已上岸了的 大律師、大學教授等,去英國或加拿大等地居住,享受人生,閒時飲吓上等的 英式下午茶,寫吓回憶錄,但是在香港曾經跟住的馬仔、猪仔要過苦日子了。
1天前